《格莉斯的旅程》試玩評測:與眾不同的極簡旅程

格莉斯是誰?

她並不是什麼鼎鼎大名的遊戲角色,也缺乏讓人一眼看去就能認出的辨識度,格莉斯就是格莉斯,是這款絕對“個性”的平台跳躍遊戲《格莉斯的旅程》的女主角。

初見格莉斯的時候,給我的唯一印象就是“普通”,想要在遊戲里設計一個長着藍色短髮,臉上有點雀斑的少女形象再容易不過,甚至這是她全身唯一精雕細琢的點——她的身體以及四肢都由一些動態線條組成,還處於“草稿”的階段。

直到過場動畫結束,聚焦在格莉斯身上的鏡頭拉遠至整個世界后,我才明白“格莉斯”對於這個世界的重要性,一個只由線條搭建,淡色水彩暈染的世界,多麼需要這樣一個同樣極簡的主角。

▲遊戲中輕盈簡約的水彩畫,頗有地鐵站廣告牆的設計感

不施任何一筆多餘的墨,極簡正是《格莉斯的旅程》最大的賣點,畫面上大片大片的留白之下,所有場景都是薄薄一層。遊戲的玩法同樣極簡,沒有任何按鍵提示ui,拖動就是奔跑,點按就是跳躍,整個畫面極其乾淨,沒有(至少試玩demo中沒有)難纏的敵人,也沒有需要考驗跳躍技術的坎。作為玩家,與其說是操作格莉斯闖過難關,不如說是伴隨格莉斯渡過這段旅程,遊玩過程就像共賞一幅緩緩展開的水彩畫卷,當一整幅畫完整地展示在玩家眼前時,遊戲也便迎來了它的尾聲。

這也是許多玩家將《格莉斯的旅程》奉為藝術品的最大原因,誠然,從藝術的角度看去,少有遊戲能將這份“陽春白雪”的觀感抬到這樣的高度,角色的一顰一跳中都透着輕盈與靈動,並與背景時刻保持着整體性。

在試玩demo短短20分鐘的遊戲時間裡,常有“相和”的思想誕生其中,渺小的少女佇立於巨大的,倒塌的殘垣斷壁中,前者是美好的,小巧的,而後者卻是破敗的,龐大的,二者形成了巨大反差。天下皆知美之為美,倘若只塑造一個“美好”的少女出現在一個“美好”的世界當中,那麼所謂的“美好”將難以突出,倘若天下人都知道什麼是美好,那世上就一定會有惡。

因為生活痛苦而迷失在自己世界中的格莉斯穿行過內心的破亂之景后,她會獲得成長,掌握新的能力,到達開始去不了的地方——遊戲的背景選材十分巧妙,“高下相傾,音聲相和”的辯證之美貫穿全場,“成長”也能引發從開始就一路陪伴格莉斯玩家心靈的共鳴。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也就是“遊戲性”來看的話,《格莉斯的旅程》即便脫離了demo階段,還是會缺乏平台跳躍遊戲應有的“規則感”與“挑戰性”,流程再長,遊戲的主角始終還是格莉斯而非玩家,這也是缺乏關卡設計的原因,所以相比給它冠以“特立獨行的獨立小遊戲”的名號,不如說《格莉斯的旅程》其實是一款在風格與技術上試水的先行之作。

從寫在遊戲簡介中的“開發過程中的趣事”可以看到,遊戲的製作團隊是一支不怎麼專業的“業餘隊伍”,這也難怪會做出一款如此向藝術傾斜的遊戲作品,至於後續他們還會不會參與遊戲製作,會不會推出更加成熟好玩的遊戲,這些都是日後談的內容了,最起碼現在有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滿意的答案,大家都喜歡《格莉斯的旅程》。

格莉斯就是格莉斯,她不需要成為誰,即便世界湮滅,格莉斯不復存在,但她仍會是格莉斯。

為您推薦

娛樂城的領導品牌,誠信經營且優惠豐富

娛樂城體驗金首儲1000贈500,1倍流水即可托售

百家樂要怎麼玩?最完整的百家樂規則和玩法教學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